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遭遇釘子戶 四輪“風暴”難解環保頑疾

事實上,安徽江河湖海的水污染早已引起了國家有關部門的重視。

    7月3日,國家環保總局宣佈對長江、黃河、淮河、海河四大流域部分水污染嚴重、環境違法問題突出的6市2縣5個工業園區實行“流域限批”。此外,還對流域內32家重污染企業及6家污水處理廠實行“掛牌督辦”。


    這是自今年1月10日,國家環保總局首次啟動“區域限批”後的第二次啟用“限批”許可權,也是對“限批”許可權的一種新嘗試。

    第四輪“風暴”

    此前,國家環保總局曾先後掀起三輪“環保風暴”:2005年1月,國家環保總局叫停金沙江溪洛渡水電站等13個省市的30個投資總額達上千億元的違法開工專案;2006年2月,國家環保總局再次叫停10個投資約290億元的違法建設專案;2007年1月,國家環保總局再次“發力”,叫停82個投資總額達1123億元的違反環評制度的專案。然而,風暴之後,環境污染整體狀況並沒有好轉,相反,甚至更嚴重。

    對於這一次“限批”,雖然國家環保總局副局長潘嶽認為是“最後一招”,而在外界看來,不過只是新一輪的“環保風暴”。對於這輪風暴,從一開始外界就表示出了質疑,到底能否起作用?

    對此,潘嶽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說,中國環境觀念的啟蒙時代已經結束,現在進入了利益博弈階段。而他從第一次“環評風暴”時就已表示“風暴”不變成法律,就不能根本解決問題。國家環保總局已經將政策內的許可權發揮到了極致。

    和前三輪“風暴”一樣,在叫停、限批後,根據國家環保總局的要求,限批地區對超標排放的企業要立即進行處罰和整治,重點污染源要立即安裝線上監控設施,一日不達到國家環保總局的要求,一日不解除“限批”。

    和年初的“區域限批”一樣,國家環保總局也給了地方3個月的期限。而在今年初的第三輪環評“風暴”裏,河北省唐山市、山西省呂梁市、貴州省六盤水市、山東省萊蕪市等4個行政區域和大唐國際、華能、華電、國電等四大電力集團先後被解除禁令。

    在三輪“風暴”之後,地方政府也很快作出了回應。7月6日,河南周口市召開了“進一步加強環境保護集中整治違法排汙企業工作會議”(下稱“工作會議”),宣讀《周口市環保聯合執法集中整治違法排汙企業工作方案》,決定對當地一些違法企業開展相關整治。另有地方政府也已開始在追究相關責任人的責任。

    然而,這其中一個尷尬的現實卻是,“環保釘子戶”開始浮現。
返回列表